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·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德育天地 > 德育故事 >

总有一段时光,要我们翻山越岭
        高三那年,我的体重由 100斤增加到了120斤以上。
        我时常觉得饿,说不上为什么。晚自习延迟到11点下课,收拾书包的时候会觉得胃都在抽搐,只能拼命往嘴巴里塞食物,好让自己好过一点。
        “要考上好的大学”“不能让父母失望”“不要输给别人”……这些念头和食物一起进入胃中,成为支撑心脏跳动的全部力量。我会在夜里吃掉一大盘蛋炒饭,然后揉着眼睛完成卷子,等写完最后一个字,时针已经指向1点的位置。简单洗漱后,爬到床上,我会在闭眼睡觉前告诉自己千万要加油。
        我吃的东西越来越多:蛋炒饭、章鱼小丸子、冰箱里剩下的鱼,甚至是妈妈忘在柜子里的一包藕粉……吃得越多,我越是无法满足,经常是胃已经饱了,嘴里还在不停地吃,好像这样便能抵挡些什么似的。没有人告诉我这是心理上的问题,我便以为自己只是饿了而已。
        那年冬天,我胖了20斤,原本晃荡的校服紧绷在身上,远远看过去,像一颗移动的巨大的球。有人指指点点,说,你看,那个女生好胖。而我低着头从他们之间穿过,假装看不见,也假装听不到。
        那一年,我才17岁,成绩中下等,有摇摇欲坠的自尊以及坚不可摧的自卑。
        “我希望你把目标定在二本。”
        二模过后,班主任陆陆续续找人谈话,内容不外乎是目前状况以及目标定位。轮到我时,只有这么简洁明了的一句话——对一个在二模排名500名开外的人的确无须多费口舌。
        直到现在,我也无法准确形容那一刻的感受。整个世界都不再有光和声,而我只能僵硬着点头,强迫自己不要当场哭出来。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啊?为什么自己如此糟糕?”号啕大哭的夜晚,我一遍一遍地自问。
我终于开始尝试减肥。
        晚上不吃任何东西,转着呼啦圈背英语单词,气喘吁吁地做仰卧起坐……却依然不见成效。每天都很饿,觉得快要死掉,胃抽搐到受不了的时候,一个人半夜里吃掉了满满一桶零食,边吃边哭:我觉得,自己已经完蛋了。
        有一天夜里,妈妈突然打开了厨房的灯。她站在门口看着崩溃的我,没有害怕也没有发怒,只是拿走了我手里的食物,问我:“孩子,你在怕什么?”
        我说不出来。也许是害怕再看见父母失望的眼神,也许是害怕喜欢的人嘲弄的笑容,也许是害怕老师显而易见的放弃……其实我最怕的,不过是害怕自己无法成为那个最想成为的人而已。
那一晚,我在妈妈身边哭了很久。她没有追间我任何事,我也默契地选择了不再提起。幸运的是,第二天是大晴天。
        5月的时候,学校里有大朵大朵的玉兰,花瓣莹润,我常在做题的间隙因为这样的洁白失了心神,觉得连时光也柔和起来。
        最后几个月,我没有再刻意减肥,也不再在意其他人的分数成绩,只是正常地学习、生活而已。每天6点起床,在零散星光下慢跑去学校,吃简单的早餐,背单词,上课,做卷子,改错,找老师答疑……满满当当,日子像一棵开满花的树。
        我从来不坐着上课,总是站在最后一排听讲。而老师刚开始还会诧异,后来便习以为常,偶尔还会用我举例子教育一下其他打瞌睡的同学。
        成绩便这样一点点提起来,由 500名进步到 300名,后来稳定在100名附近——这个名次上个好的一本大学基本没有问题了。老师在班会上让我介绍经验,我想了很久,终于憋出了三个字:“平常心。”
        不计较得失,不计较旁人的议论,让自己活得像一株植物,安静,孤独,且心意坚定。
        那一年的盛夏无比漫长,有最喧嚣的蝉鸣和最茂盛的香樟树。我们坐在考场,神色肃穆,仿佛在进行一场庄严的仪式——或许这本就是一场仪式,来让我们奔赴一场更远更好的未来。
        可以查高考分数的那一天,我起得很早,一个人傻乎乎地站在镜子前,心底是一片波涛翻涌。即使没有刻意减肥,高考后的我却还是慢慢变瘦:衣服重新变得晃晃荡荡起来,腰线也有了明显的弧度,哪怕穿最难看的校服,也有了青春的味道——我第一次意识到,这样的我们的确是处在最好的年华。
        最好的年华是指:有冲锋陷 阵的冲动和孤注一掷的决绝,以及因为一份不甘心而翻山越岭的勇气……我已我已经不会再后悔了!
        现在的我,在一所"211"重点大学就读。
        我认认真真地在一个深夜敲下了这些文字,为了那些正在或即将经历高三的孩子。
“我觉得自己很差劲”“大概不可能像你这样逆袭”“从来都没有人理解我”……每次收到这样的消息,我能说的,不过是“忍耐下去”而已。
        忍耐所有的不愉快,忍耐所有的不幸运,那些自卑也好,沮丧也罢,通通咀嚼了吞咽下去,然后沉默着前行,等待一场来自心底的盛放……要记住,我们都如此孤独,可我们也都无比强大,只是要等而已。
        “把摊开的什么都想要的手握成一个拳头,保留最单纯的意志,才能重拳出击。”对于未来,我从来都是如此地深信不疑。
摘自《文苑·破茧成蝶》 2017 年第9期)